作者:

发布:2016-3-9 01:41:00

浏览:

千年一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后


 

前日,秉孔教之“惟酒无量”精神与佛老之“将进酒”情怀,我与班上诸君赴学林街共饮国宾,至呕吐方休;因此次同饮者共计八人,故史称“八仙聚”。

 

昨日,因元气小伤,故昏沉一日;昏沉之中,读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完此书,顿觉其为钱老鳏子喝酒后吐出来之产物,与“八仙聚”不单于时间上相近,而且于精神上颇为相通,故记载于键盘。

 

 

某等喝酒,及至兴致一涨,免不了你操我日、出口成脏,此一活动我谓之“吐槽”。钱大爷当然不会这么没素质,但吐槽之精神却通贯《政治得失》全书。唐以前,钱穆以溢美之词居多;宋明以降,却并无太多好话;及至于清,老爷子是怎么骂都不够。以论述科举一制为例,钱穆是向来不以科举制为坏;然而讲到清朝之时,他却一反前面风格地讲道:“若说考试制度是一种愚民政策,清代是当之无愧的。”此外,他对清代政治的一个总的评价就是——部族政权,这是他在论述汉、唐、宋、明四代里没有过的词,这个词意思就是:那狗日的清政府太小气了,干什么都把他们家那一亩三分地放在前头!

 


 

当然,吐槽不会是喝酒唯一之活动,酒过三巡,众英雄必会不停地“讲心里话”,此一活动我谓之“吐真言”。钱穆是搞历史的,对于历史真相自然会吐得比一般人多一些。一般人都只以“专制”或“封建”一词来打翻千年之中国,《政治得失》恰好是与这种俗见相反的。《政治得失》的思路便是从“以往的传统政治不能简单地说它是专制政治”这一论点开始的,然后仿孔子之“足食,足兵,使民信之”结构,从组织选举制度、赋役制度和军事制度三大块来证明他的论点。“吐真言”的精神并不是体现在他的结构,而是体现在对制度的叙述上,不论是十三曹还是郎吏,不论府兵制还是督抚制,都是信手拈来,详细备至,极见功力。此外,在讲制度之余,钱穆讲的人事与制度的关系也让我受益不浅。常人一遇政事不举都将之归于制度,然真相则不在制度而在人事,一群研究生当法官与一群复转军人当法官产生的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此与孔子之“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精神可以相通,不可不深思。

 

 

喝酒如进入僵持阶段,则必会有人上卫生间或路边大吐,此乃真吐,吐的也都是无用之物,此活动我谓之“吐杂质”。这种吐杂质的结果在《政治得失》中也能有所感受。比如钱老爷子对清朝吐槽过火,以至于基本史实都没有整清楚,讲“雍正……设一个军机处,这就是所谓的南书房”,实际上南书房是康熙设的,与军机处不是一个机构。此外这本书也有个别错字,如“回”和“会”不分;还有钱老的个别语法在现在看起来也是极不标准的——当然这两点或与出版商和时代的关系要大一些。

 

 

总之,我以为《政治得失》的全部要义就在此“三吐”主义,读者不可不察。

                                                                                                                                                                                                                                    刘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