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发布:2016-3-9 01:36:00

浏览:

麻将出真知

     新中国63年,岁在壬辰,暮秋之中,会于吾校7栋之513寝室,搓麻将也。
  与余同行者二人:桐梓杨重庆君,洞口袁文杨君。我等初以“光复513”为圭臬,而终败于垂成,损时折钱者众;虽然,所得之感悟亦甚多矣。

 

其一得者,规矩多惯例也。

  无以规矩,不成麻将。“四人功课”伊始,同僚便共商“冲锋鸡应否为满堂鸡成员”一事,最终结果为否;而所根之据,乃纳雍朱亭伟君之辞,而其辞又以其之前打法为根据。联想它事,其众多规矩岂非惯例?诸如食必碗筷、寝必熄灯、座次以左为尊、开会一周一次以及先来后到等等,岂非人云亦云、人做亦做?盖规矩者,多为惯例也。

 

其二得者,手气乃要事也。

  每每同僚和牌之际,便有感慨之声不绝于耳:手气真好!而众人所谓“手气好”者,乃指摸到一张好牌,而此牌为事先万万不可预料、纯粹偶然之物。此“手气好”通常可在别处适用,如宝玉一面世便有诸多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蕙质兰心之妹妹姐姐与其玩耍,可谓“手气好“;如不厚与太子等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开国元勋之后亦可谓”手气好“;如瀛洲之志玲、京城之杨幂及渝州之凤姐皆天生倾国之姿色,亦可算”手气好“。此手气与麻将手气一般,不受个人意志、情绪及知识所左右。黔北有歌谣曰:”先天性有点苦,不能怨政府;后天性有点背,不能怪社会。“盖指手气原非人为也。然,此运气于基因、成本、口碑上影响奇大,以致得之可”听牌“、失之可”放炮“,不可不谓之大矣。

 

其三得者,位置须常换也。

  想昨日上午,吾不懂此奥妙,死死坐住一位置不挪,以致霉运当头;尔后灵机一动,位置一换,便时来运转,自摸数把。由此可测,手气虽无可清晰预料之时,但总归有可模糊把握之日,此一神钥乃遇霉运即换位置。俗语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爷家中住。“又云:”树挪死,人挪活。“又云:”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凡此种种,无一不鼓励人知晓挪位之道。正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左右前后而求索。

 

其四得者,输赢得淡定也。

  此一老生常谈之话题,可若真真实施起来,实属不易。吾见麻友们每每被人挡了清大队或不小心包了三家之时,便不自觉来两句地道之西南官话——“我操“;本人也常学上两句,非从众也,实郁闷也。而一旦出现此烦躁、紧张之情绪,便极易错失平胡、杠牌之良机,且平白丧失众多趣味。何苦而为之乎?大抵更加广阔的人生也是如此道理。各式规则、各式手气、各式位置促成各式人的生活,吾等不必为此过分悲欢喜怒。《中庸》有语:执两用中。朱子云,”中“即是个恰好道理。猫捉老鼠鸡啄虫,人见之则以为欠卫生,而实则此亦是个“恰好道理”。得此意义,便可心如止水——你和或不和,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毛公润之有言在先:“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一是中医,二是曹雪芹的《红楼梦》,三是麻将牌。”而后世之弃麻将如敝屣,何可胜道也哉?此所以学者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也。

 

                                                                                                                                                                                                                                                                                                                          刘奇  2012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