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发布:2016-3-9 01:35:00

浏览:

吾班各党派分析

 

  唐朝清明节放七天假,我们学校竟也放了六天,真真个算是以史为鉴了;只是突然长假,有些手足无措,无奈何中,打字自娱。

  忽然想起今天去了趟上学期住的寝室,顺便借着上厕所的口侦查了下吾班其他几个部落;完了竟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变化大大的有。有何变化哉?曰:党派多了。现一一列出:

1、国粹党。

 

   此处国粹乃指麻将。麻将相传起源于明末官府组织的捕麻雀活动,至今有近四百年历史,比京剧尚早上百年。自诞生之处便风靡全国,直至现在流行于世界诸国。今日进母室(类比母校将以前住过的寝室呼为母室),大有种“看看今日之寝室,竟是谁家之天下”之感——不仅多了几台电脑,还多了个衣柜,更重要的是,多了张麻将桌。

       想当年咱们打麻将是去大众餐馆的,那地方开始是个麻将馆,三块钱一小时。每当周末时节,一路红尘老板笑,无人知是麻友来;不过后来老板觉得开饭馆赚钱就改行了。道高一尺,人高一丈,后来咱们又开始进军豆浆店后面那麻将馆;只可惜那地方麻将桌供不应求,不仅产生了没位置之苦,尚有涨价之患——从之前的一个小时三块到后来的五块,到最后竟是出了个保底消费制度了(最低消费十块,否则不让进)。不得已,咱们又几经周折,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地方,九思楼后头的职工麻将馆。这地方不仅便宜(一人两块,晚上十点之前随便搓),而且老板娘还挺和气。不过同志们怕是嫌那地方远了,就在寝室摆起来了。从一块两块到五块,从自摸放炮到清大对,竟是一派盛世之象。

       想当初打麻将只听重庆哥(他是桐梓人,这个很关键)喊三缺一,如今竟大有一番“六十人口四十麻,还有二十在观察”的欣欣向荣之景!

2、遗老党。

   常听有遗老一说,大抵指一个朝代灭了尚有在该朝代生活过的人遵从其礼俗与习惯。

       这里的遗老,指那些高考已经完了还一直热衷于备考和实战的同志们。从英语四六级、计算机二级、教师资格证、驾驶执照到会计证再到雅思……各种培训班就像公共厕所一样不缺人;而吾班之遗老们也自是发扬了上公交244的精神,争先恐后而立志成才。通过打听,吾班考雅思者有之,考研者有之,考驾照者有之,考会计者有之,考二四六级者亦是多如遵义的板车、贵阳的背篓。

      自立志考某某试之后,嘴里念的说的都是某某试,好优美的中国人,好优美的中国话……

   哦,忘了说司考选调之类的了。当然,我并未发现有谁在真真准备这些,但却是好多人黯淡了跑腿开会,远去了鼓角争鸣……这无疑也是遗老们的精明划算。

3、跑腿党。

   跑腿者,谓那些开会做兼职填表发通知之人。此等人,大抵是社团学生会兼四处找兼职者。吾班有占据公共团体之传统。据调查,吾系之五个社团其中四个负责人是我们班的;学生会19人有11人是我们班的;学院新闻中心、论坛组至学生会,也是背影为故人;图书馆有人做兼职、甲秀楼有人做兼职,似乎上任书记家都有我班之间谍……

悲夫,自是以后,开会总结搬桌子,教书传菜挤公交——这次第,怎一个苦字了得?

4、闭关党。

   记得以前看《神雕侠侣》的时候,有蒙古兵入侵全真教,全真教的五个政治局常委硬是躲在洞里不出来;这种“躲起不出来”的情况就叫闭关。吾班闭关党不乏其人,其中有一人定力极深,竟能闭关一年。

       今天我回母室,因内急加上厕所被占,故去隔壁上厕所;去之前,问前室友:隔壁关门否?答曰:这间寝室从来不关门。过去一推,果然如此;进门一看,竟是有高人在此闭关,已近一年;打声招呼竟有回声,追其缘由,非此室面积大,实乃人员少——八人间寝室成单人间;阳台上有书柜一个当鞋架使,我想这是由于房主深信静坐修身之法,故不肯轻易挪动。是耶?非耶?吾不知也,大抵只能去问问地下城的魔兽兼弹棉花的工匠了。

5、出汗党。

   此指那些经常打球运动者。听闻之前有女生早晨和晚间有跑步的习惯,不禁感慨,惊为天人。我之前只闻男生打球,女生睡觉,竟不曾闻知女生跑步,还早晨和晚间跑!当然,我也偶尔早晨跑步,大抵是由于起晚了且寝室离学校远了,乃出于实用与被动之故;竟不曾想到睡觉成风之女士们把此种事情当成习惯!至此,我已然成为出汗党,概因汗颜之故。

6、臭美党。

   此似为女士之专属。概此事为女生之事,不便细谈;单述一句,臭美之臭,非真臭也!

       至此,深感中国一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深入人心,业已深入最基之基层!

                                                                                                                                                       刘奇  2012年4月1日